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貿促頭條

疫情之下企業履約風險的應對

發布時間:2020-02-12        發布者:上海貿促網

 

目前,正值我國各地都在積極的防控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關鍵時期。上海市貿促會、上海國際商會與廣大企業并肩作戰,共同應對疫情的挑戰。


感謝社會各界從各自專業領域對于疫情之下企業面臨的困難和問題的解讀和幫助,也歡迎更多的企業踴躍投稿,通過我們,傳遞這份正能量。我們眾志成城,我們攜手同心。
本文由錦天城律師事務所供稿
640-2.jpeg

2020年伊始,一場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蔓延全國(下稱“新冠疫情”),特別是2020年1月31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新冠疫情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以來,為有效防控疫情發展,國際上有些國家采取了中斷通航、全國各地陸續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企業停工、遲延開工、個別省市采取了“封城”等防控措施,對于各類貨物和服務貿易相關領域的合同當事人履行合同帶來了巨大挑戰。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以及相關機構也已關注到相關風險,人民銀行、銀保監會等監管部門已出臺多項政策措施,對受疫情影響導致部分金融合同履行困難的當事人提供政策支持,減免相關法律責任。本文將圍繞中國《合同法》的相關規定,解讀疫情之下,企業履約法律風險的防范,力爭減輕和避免損失。

 

·       疫情之下履約糾紛的法律依據

 

截至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尚未就如何處理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相關合同糾紛的發布任何解釋性文件。但我們認為可以參考2003年非典疫情爆發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防治傳染性非典型肺炎期間依法做好人民法院相關審判、執行工作的通知》(下稱“非典通知”,現已失效)中的處理原則:

 

1.由于“非典”疫情原因,按原合同履行對一方當事人的權益有重大影響的合同糾紛案件,可以根據具體情況,適用公平原則處理。

 

2.因政府及有關部門為防治“非典”疫情而采取行政措施直接導致合同不能履行,或者由于“非典”疫情的影響致使合同當事人根本不能履行而引起的糾紛,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條(即不可抗力條款)和第一百一十八條的規定妥善處理。

 

這也意味著,對于疫情期的合同,一般應根據具體情況,適用公平原則處理,也即情勢變更;當政府及有關部門行政措施直接導致合同不能履行或由于疫情的影響致使合同當事人根本不能履行,則可以適用不可抗力。相信后續最高人民法院也將出臺專門的司法文件,建議相關當事人予以關注。

 

·       新冠疫情或可主張不可抗力

 

根據《民法總則》第180條、《合同法》第117條第2款,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預見、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就目前而言,我們認為本次新冠疫情具有突發性,一般公眾無法預見,非合同當事人自身原因造成的客觀情況,且爆發至今尚未找到有效的方法徹底阻斷其傳播,也未找到確切有效的治愈方法,符合不可抗力的特點。

 

但是,疫情發展本身具有一個過程,且不同當事人對傳染病疫情及其影響的預期是不同的,其對當事人及合同履行的影響也是逐步顯現且動態變化的,仍然需要結合個案實際情況來判斷新冠肺炎疫情是否構成不可抗力。因此,新冠疫情并不必然構成不可抗力,合同當事人應結合當事人預期、疫情過程等因素綜合考察。

 

首先,考察合同有無針對疫情可作為不可抗力事項進行約定。如果有約定,則應當遵守合同的約定,若無約定,則應當結合合同締結的具體時間、地點、履約方式等有無針對特殊時期的安排。

 

其次,考察合同當事人的不能履行是否與疫情存在直接因果關系,疫情是否構成合同不能履行的根本障礙。舉例而論:如合同中的付款義務,在當前互聯網、移動支付等手段普及的當下,合同一方是否被隔離觀察,或銀行柜臺關閉等疫情防控措施等,較難作為根本履行不能的借口;再如供貨合同中的供貨義務,也應當結合具體情況分析,如供貨商在全國有多個廠區可以發貨履約,則不能僅以部分廠區受疫情影響而停產為由主張交貨存在障礙。

 

第三,考察是否違約方原因導致合同履行受到疫情及其防控措施影響?!逗贤ā返?17條第1款規定:“當事人遲延履行后發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責任?!币虼?,如合同一方當事人遲延履行導致合同履行陷入不可抗力障礙,不能認定疫情與不能履行合同存在因果關系。

 

基于意思自治原則,疫情對合同履行、合同責任產生何種法律效果,首先應遵從當事人的約定。如果當事人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則疫情在構成不可抗力且與當事人不能履行合同具有因果關系的情況下,將產生以下法律效果:

 

1.部分或全部免除違約責任。《合同法》第117條規定,“不可抗力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當事人遲延履行后發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責任?!泵獬熑沃饕该獬`約責任,即受疫情不可抗力影響的當事人免除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但應當注意免責的范圍,不應當超出不可抗力的影響范圍。

 

2.不可抗力下可以解除合同。《合同法》第94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當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合同解除的后果,根據《合同法》第97條:“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終止履行;已經履行的,根據履行情況和合同性質,當事人可以要求恢復原狀、采取其他補救措施……?!币虼?,法院在司法實踐中,會根據合同的具體約定,結合當事人的現實情況及合同的履行情況來綜合判斷是否達到了合同目的根本不能實現的程度。

 

·       新冠疫情或可主張情勢變更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下稱“合同法解釋二”)第26條:“合同成立以后客觀情況發生了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無法預見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屬于商業風險的重大變化,繼續履行合同對于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平或者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當事人請求人民法院變更或者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公平原則,并結合案件的實際情況確定是否變更或者解除?!?!--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

 

在《非典通知》中,最高法也明確了由于“非典”疫情原因,按原合同履行對一方當事人的權益有重大影響的合同糾紛案件,可以根據具體情況,適用公平原則處理。

 

一般而言,法院在評估是否構成情勢變更時,會考慮如下因素:合同成立以后客觀情況是否發生重大變化;當事人無法預見該重大變化;該重大變化不屬于商業風險,亦不構成不可抗力;繼續履行對于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平或者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結合前文對不可抗力的分析,不可抗力與情勢變更的適用有相似性,兩者雖均“無法預見”,構成履行障礙,但程度不同,不可抗力已構成履行不能,而情勢變更未達到履行不能的程度,仍屬于可能履行,只是其履行極為困難并導致顯失公平。在實務中,如何評估新冠疫情下繼續履行合同已經完全不可能,或是對于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或不能實現合同目的,則仍需要在個案中進行分析。

 

在個案能夠認定新冠肺炎疫情構成情勢變更的前提下,主要的法律效果是可以請求變更或者解除合同。但應注意的是,情勢變更不屬于法定的免責事由,其本質是使當事人享有請求變更或解除合同的請求權,同時法院有權根據公平原則進行裁量。因此合同當事人不能僅以通知等自力救濟的方式主張變更或者解除合同,否則可能構成違約。因情勢變更而請求變更或者解除合同,《合同法》規定應該以提起訴訟或仲裁的方式進行。

 

·       企業應對履約風險的建議

 

合同的全面履行是誠實信用、契約精神的基本體現,而不可抗力、情勢變更等,都是對合同全面履行原則的例外,也鑒于此,法院在司法實踐中對援引不可抗力/情勢變更的審查標準均較為嚴格。

 

如確因疫情及其防控措施而產生較大影響,我們建議合同當事人應當及早評估法律風險,結合自身商業訴求(希望繼續履行、變更還是解除合同)和實際情況,采取合法、合理的應對措施,力爭減輕乃至避免風險損失。

 

1. 評估合同的約定和法律規范。如果合同對于不可抗力、情勢變更的定義、疫情是否構成特殊免責事由及相應的法律后果作出了約定,則一般應根據意思自治原則,優先適用合同的約定。如果合同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則應適用合同法或其他特別法的規定。如果涉外合同還可能適用國際公約(如《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或者其他法域的法律,應當注意研判確定準據法及其內容,尤其在英美法系中,一般合同均需要嚴格履行,后續將另行專文予以分析。

 

2. 合同當事人可積極溝通協商。對于非受疫情影響的一方當事人,應當及時與對方溝通了解合同履行情況,以便盡早采取應對措施。如果希望變更或解除合同,均可在雙方協商的基礎上,形成合理的解決方案,或達成補充協議。

 

3.及時履行通知義務并提供相應證明并采取適當減損措施,防止損失擴大。

《合同法》第118條規定:“當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應當及時通知對方,以減輕可能給對方造成的損失,并應當在合理期限內提供證明?!币虼?,受疫情影響而履約困難的當事人,應及時將疫情及其履約困難情況通知對方,以減輕可能給對方造成的損失,也防范自身對損失擴大的賠償責任。同時,無論合同的哪一方均應在發生或知悉合同受疫情影響履行困難后,及時采取適當減損措施防止損失擴大,避免加重自身責任。如主張不可抗力抗辯的,還應當及時向對方提供疫情、防控措施及其造成合同履行困難的證明。

 

4.為可能的訴訟/仲裁做好固定和收集證據準備。一是注意固定和收集與疫情及政府防控措施、相關造成合同履行困難的證據,例如本次疫情下重要時間節點的政府部門通知、公告、命令等(包括封城公告、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的時間節點等),企業自身受疫情及其防控措施影響而停止生產銷售或者經營成本劇增等證據(包括但不限于行政措施影響、疫情對市場供求關系造成的影響、疫情對市場情緒造成的影響)。二是注意固定和收集合同雙方溝通協商所產生的證據(如往來函件、郵件、聊天記錄等),特別是請求協商、變更、解除合同等重要通知函件時,應注意按照合同約定的程序及形式發送。三是及時申請辦理相關證明,如受到疫情影響的國際貿易合同或承包合同當事人,可向中國貿促會申請辦理與不可抗力相關的事實性證明,以作涉外爭議解決時所用。五是對于一些時效性強、不易保存、臨時性措施的證據(如工廠停工、道路封鎖的場景等),一些關鍵證據也可以考慮通過公證方式予以固定。

 

疫情之下,全國上下正眾志成城,積極戰疫,但對于更大多數的企業和個人而言,更需要的是共克時艱,以積極履約為原則,以因客觀事由免責為例外,審慎運用不可抗力和情勢變更原則,努力維護法律關系安定,維護社會的經濟秩序,為最終戰勝疫情增加信心,貢獻穩定力量!

 

【作者介紹】

劉炯:[email protected], T: 86-21-20510868

錦天城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復旦大學法律碩士,曾先后榮獲2018年度錢伯斯Chambers and Partners)仲裁領域受認可律師、某權威法律雜志“2017年度中國十五佳訴訟律師、“2016年度中國十五佳律師新星、全國涉外律師領軍人才、“2007年度上海市浦東新區十大杰出青年律師,入選一帶一路跨境律師人才庫、全國千名涉外律師人才名單、上海市涉外律師人才庫。擅長領域為爭議解決、國際仲裁、涉外投資及公司合規風控。

胡嵐嵐:[email protected], T: 86-21-20518866

錦天城律師事務所資深律師,前檢察官,復旦大學法學士、法律碩士,先后在法國國家司法官學院、艾克斯-馬賽大學法學院,新南威爾士大學法學院進修。法國司法部-最高人民檢察院中法50名檢察官首批10名檢察官,并在巴黎地區大審法院、檢察院、律所輪職。ICC國際商會反腐敗問題中國專家組成員,擅長領域為爭議解決、公司合規風控及涉外投資。法語、英語流利。

 

 



其他文章
貿促頭條
首頁    >    新聞中心    >    貿促頭條

疫情之下企業履約風險的應對

發布時間:2020-02-12        發布者:上海貿促網

 

目前,正值我國各地都在積極的防控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關鍵時期。上海市貿促會、上海國際商會與廣大企業并肩作戰,共同應對疫情的挑戰。


感謝社會各界從各自專業領域對于疫情之下企業面臨的困難和問題的解讀和幫助,也歡迎更多的企業踴躍投稿,通過我們,傳遞這份正能量。我們眾志成城,我們攜手同心。
本文由錦天城律師事務所供稿
640-2.jpeg

2020年伊始,一場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蔓延全國(下稱“新冠疫情”),特別是2020年1月31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新冠疫情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以來,為有效防控疫情發展,國際上有些國家采取了中斷通航、全國各地陸續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企業停工、遲延開工、個別省市采取了“封城”等防控措施,對于各類貨物和服務貿易相關領域的合同當事人履行合同帶來了巨大挑戰。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以及相關機構也已關注到相關風險,人民銀行、銀保監會等監管部門已出臺多項政策措施,對受疫情影響導致部分金融合同履行困難的當事人提供政策支持,減免相關法律責任。本文將圍繞中國《合同法》的相關規定,解讀疫情之下,企業履約法律風險的防范,力爭減輕和避免損失。

 

·       疫情之下履約糾紛的法律依據

 

截至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尚未就如何處理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相關合同糾紛的發布任何解釋性文件。但我們認為可以參考2003年非典疫情爆發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防治傳染性非典型肺炎期間依法做好人民法院相關審判、執行工作的通知》(下稱“非典通知”,現已失效)中的處理原則:

 

1.由于“非典”疫情原因,按原合同履行對一方當事人的權益有重大影響的合同糾紛案件,可以根據具體情況,適用公平原則處理。

 

2.因政府及有關部門為防治“非典”疫情而采取行政措施直接導致合同不能履行,或者由于“非典”疫情的影響致使合同當事人根本不能履行而引起的糾紛,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條(即不可抗力條款)和第一百一十八條的規定妥善處理。

 

這也意味著,對于疫情期的合同,一般應根據具體情況,適用公平原則處理,也即情勢變更;當政府及有關部門行政措施直接導致合同不能履行或由于疫情的影響致使合同當事人根本不能履行,則可以適用不可抗力。相信后續最高人民法院也將出臺專門的司法文件,建議相關當事人予以關注。

 

·       新冠疫情或可主張不可抗力

 

根據《民法總則》第180條、《合同法》第117條第2款,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預見、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就目前而言,我們認為本次新冠疫情具有突發性,一般公眾無法預見,非合同當事人自身原因造成的客觀情況,且爆發至今尚未找到有效的方法徹底阻斷其傳播,也未找到確切有效的治愈方法,符合不可抗力的特點。

 

但是,疫情發展本身具有一個過程,且不同當事人對傳染病疫情及其影響的預期是不同的,其對當事人及合同履行的影響也是逐步顯現且動態變化的,仍然需要結合個案實際情況來判斷新冠肺炎疫情是否構成不可抗力。因此,新冠疫情并不必然構成不可抗力,合同當事人應結合當事人預期、疫情過程等因素綜合考察。

 

首先,考察合同有無針對疫情可作為不可抗力事項進行約定。如果有約定,則應當遵守合同的約定,若無約定,則應當結合合同締結的具體時間、地點、履約方式等有無針對特殊時期的安排。

 

其次,考察合同當事人的不能履行是否與疫情存在直接因果關系,疫情是否構成合同不能履行的根本障礙。舉例而論:如合同中的付款義務,在當前互聯網、移動支付等手段普及的當下,合同一方是否被隔離觀察,或銀行柜臺關閉等疫情防控措施等,較難作為根本履行不能的借口;再如供貨合同中的供貨義務,也應當結合具體情況分析,如供貨商在全國有多個廠區可以發貨履約,則不能僅以部分廠區受疫情影響而停產為由主張交貨存在障礙。

 

第三,考察是否違約方原因導致合同履行受到疫情及其防控措施影響?!逗贤ā返?17條第1款規定:“當事人遲延履行后發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責任?!币虼?,如合同一方當事人遲延履行導致合同履行陷入不可抗力障礙,不能認定疫情與不能履行合同存在因果關系。

 

基于意思自治原則,疫情對合同履行、合同責任產生何種法律效果,首先應遵從當事人的約定。如果當事人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則疫情在構成不可抗力且與當事人不能履行合同具有因果關系的情況下,將產生以下法律效果:

 

1.部分或全部免除違約責任。《合同法》第117條規定,“不可抗力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當事人遲延履行后發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責任?!泵獬熑沃饕该獬`約責任,即受疫情不可抗力影響的當事人免除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但應當注意免責的范圍,不應當超出不可抗力的影響范圍。

 

2.不可抗力下可以解除合同。《合同法》第94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當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合同解除的后果,根據《合同法》第97條:“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終止履行;已經履行的,根據履行情況和合同性質,當事人可以要求恢復原狀、采取其他補救措施……?!币虼?,法院在司法實踐中,會根據合同的具體約定,結合當事人的現實情況及合同的履行情況來綜合判斷是否達到了合同目的根本不能實現的程度。

 

·       新冠疫情或可主張情勢變更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下稱“合同法解釋二”)第26條:“合同成立以后客觀情況發生了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無法預見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屬于商業風險的重大變化,繼續履行合同對于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平或者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當事人請求人民法院變更或者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公平原則,并結合案件的實際情況確定是否變更或者解除?!?!--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

 

在《非典通知》中,最高法也明確了由于“非典”疫情原因,按原合同履行對一方當事人的權益有重大影響的合同糾紛案件,可以根據具體情況,適用公平原則處理。

 

一般而言,法院在評估是否構成情勢變更時,會考慮如下因素:合同成立以后客觀情況是否發生重大變化;當事人無法預見該重大變化;該重大變化不屬于商業風險,亦不構成不可抗力;繼續履行對于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平或者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結合前文對不可抗力的分析,不可抗力與情勢變更的適用有相似性,兩者雖均“無法預見”,構成履行障礙,但程度不同,不可抗力已構成履行不能,而情勢變更未達到履行不能的程度,仍屬于可能履行,只是其履行極為困難并導致顯失公平。在實務中,如何評估新冠疫情下繼續履行合同已經完全不可能,或是對于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或不能實現合同目的,則仍需要在個案中進行分析。

 

在個案能夠認定新冠肺炎疫情構成情勢變更的前提下,主要的法律效果是可以請求變更或者解除合同。但應注意的是,情勢變更不屬于法定的免責事由,其本質是使當事人享有請求變更或解除合同的請求權,同時法院有權根據公平原則進行裁量。因此合同當事人不能僅以通知等自力救濟的方式主張變更或者解除合同,否則可能構成違約。因情勢變更而請求變更或者解除合同,《合同法》規定應該以提起訴訟或仲裁的方式進行。

 

·       企業應對履約風險的建議

 

合同的全面履行是誠實信用、契約精神的基本體現,而不可抗力、情勢變更等,都是對合同全面履行原則的例外,也鑒于此,法院在司法實踐中對援引不可抗力/情勢變更的審查標準均較為嚴格。

 

如確因疫情及其防控措施而產生較大影響,我們建議合同當事人應當及早評估法律風險,結合自身商業訴求(希望繼續履行、變更還是解除合同)和實際情況,采取合法、合理的應對措施,力爭減輕乃至避免風險損失。

 

1. 評估合同的約定和法律規范。如果合同對于不可抗力、情勢變更的定義、疫情是否構成特殊免責事由及相應的法律后果作出了約定,則一般應根據意思自治原則,優先適用合同的約定。如果合同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則應適用合同法或其他特別法的規定。如果涉外合同還可能適用國際公約(如《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或者其他法域的法律,應當注意研判確定準據法及其內容,尤其在英美法系中,一般合同均需要嚴格履行,后續將另行專文予以分析。

 

2. 合同當事人可積極溝通協商。對于非受疫情影響的一方當事人,應當及時與對方溝通了解合同履行情況,以便盡早采取應對措施。如果希望變更或解除合同,均可在雙方協商的基礎上,形成合理的解決方案,或達成補充協議。

 

3.及時履行通知義務并提供相應證明并采取適當減損措施,防止損失擴大。

《合同法》第118條規定:“當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應當及時通知對方,以減輕可能給對方造成的損失,并應當在合理期限內提供證明?!币虼?,受疫情影響而履約困難的當事人,應及時將疫情及其履約困難情況通知對方,以減輕可能給對方造成的損失,也防范自身對損失擴大的賠償責任。同時,無論合同的哪一方均應在發生或知悉合同受疫情影響履行困難后,及時采取適當減損措施防止損失擴大,避免加重自身責任。如主張不可抗力抗辯的,還應當及時向對方提供疫情、防控措施及其造成合同履行困難的證明。

 

4.為可能的訴訟/仲裁做好固定和收集證據準備。一是注意固定和收集與疫情及政府防控措施、相關造成合同履行困難的證據,例如本次疫情下重要時間節點的政府部門通知、公告、命令等(包括封城公告、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的時間節點等),企業自身受疫情及其防控措施影響而停止生產銷售或者經營成本劇增等證據(包括但不限于行政措施影響、疫情對市場供求關系造成的影響、疫情對市場情緒造成的影響)。二是注意固定和收集合同雙方溝通協商所產生的證據(如往來函件、郵件、聊天記錄等),特別是請求協商、變更、解除合同等重要通知函件時,應注意按照合同約定的程序及形式發送。三是及時申請辦理相關證明,如受到疫情影響的國際貿易合同或承包合同當事人,可向中國貿促會申請辦理與不可抗力相關的事實性證明,以作涉外爭議解決時所用。五是對于一些時效性強、不易保存、臨時性措施的證據(如工廠停工、道路封鎖的場景等),一些關鍵證據也可以考慮通過公證方式予以固定。

 

疫情之下,全國上下正眾志成城,積極戰疫,但對于更大多數的企業和個人而言,更需要的是共克時艱,以積極履約為原則,以因客觀事由免責為例外,審慎運用不可抗力和情勢變更原則,努力維護法律關系安定,維護社會的經濟秩序,為最終戰勝疫情增加信心,貢獻穩定力量!

 

【作者介紹】

劉炯:[email protected], T: 86-21-20510868

錦天城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復旦大學法律碩士,曾先后榮獲2018年度錢伯斯Chambers and Partners)仲裁領域受認可律師、某權威法律雜志“2017年度中國十五佳訴訟律師、“2016年度中國十五佳律師新星、全國涉外律師領軍人才、“2007年度上海市浦東新區十大杰出青年律師,入選一帶一路跨境律師人才庫、全國千名涉外律師人才名單、上海市涉外律師人才庫。擅長領域為爭議解決、國際仲裁、涉外投資及公司合規風控。

胡嵐嵐:[email protected], T: 86-21-20518866

錦天城律師事務所資深律師,前檢察官,復旦大學法學士、法律碩士,先后在法國國家司法官學院、艾克斯-馬賽大學法學院,新南威爾士大學法學院進修。法國司法部-最高人民檢察院中法50名檢察官首批10名檢察官,并在巴黎地區大審法院、檢察院、律所輪職。ICC國際商會反腐敗問題中國專家組成員,擅長領域為爭議解決、公司合規風控及涉外投資。法語、英語流利。

 

 



其他文章

地址:中國上海市金陵西路28號金陵大廈    郵編:200021
電話:86-21-53060228(總機) 傳真:86-21-63869915(辦公室)
網址:http://www.469388.tw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關注我們:
down3.png
訂閱號:
上海國際仲裁中心

down2.png
訂閱號:
出證認證
top
快乐8开奖号码 重庆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一定牛同尾走势 股票分析群是不是诈骗电话 上海11选5任五遗漏号 体彩上海十一选五奖金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试 北京赛车官网视频直播 腾讯分分彩官网代理 北京快中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福建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东软集团股吧